• 销售经理:张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    销售热线:189 0866 2332

    销售经理:王经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    销售热线:137 9788 2963

    办公电话:0722-3335388

    图文传真:0722-3330499

    地址:随州市北郊星光汽车工业园

    • 关于医疗废物、垃圾回流社会真相调查揭密:

    • 作者:szxgzq
    • 发布时间:2020/5/23 6:32:25
    • 新闻浏览热度:

          关于2009年郑州医疗废物、垃圾回流社会真相调查揭密: 5月20日、21日,记者随同国家环保总局、国家卫生部在河南省郑州市采访医疗垃圾的去处时,几乎每位被采访的市民都表现出了担忧:“说不定我们用的一次性杯子、纯净水桶、食品包装袋等塑料制品,就是这些医疗废物、垃圾制成的,想想就觉得恶心。”
      热心市民跟踪仨月发现“秘密”

      “我一直不相信医疗废物、垃圾流向社会,但经过三个多月的跟踪,这种担心还是成了现实。”郑州市民张先生说,今年1月中旬,他到郑州一家医院看望病人时,发现有两名男子从医疗废弃物室往外运医疗垃圾。打这以后,平常工作不是太忙的他只要有时间,就到这家医院医疗废弃物室门口盯守,想看看这些医疗垃圾运到哪儿。通过多次观察,他发现这家医院有三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,经常把医疗废弃物送到废弃物室后离开。
      “有一次,一名男工作人员突然脱下白大褂消失了。当天晚上,该工作人员又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来到医疗废物室,将两大包医疗垃圾装上面包车后离开。这辆面包车走到文化宫路与互助路交叉口一家名烟名酒店门口后,把医疗垃圾全部卸下。之后,另一辆面包车过来把医疗垃圾转移。”张先生说,经过一个多月的跟踪发现,从这家医院转移出去的医疗废弃物主要由三辆面包车完成,而且医院的工作人员多次参与其中。
      张先生说,他开始扩大跟踪范围,把目光放在了一些大医院的医疗废物、垃圾处理上。通过三个多月的跟踪调查,他发现郑州市多家医院存在私自倒卖医疗废弃物的现象,有人专门负责把收集到的医疗垃圾运送到废品收购站,废品站会把塑料类的医疗废物、垃圾粉碎,卖给塑料制品厂,制成生活用品。
      5月3日,经过连续跟踪后,他向公安机关报了警。民警将运医疗垃圾的张某一家三口带走调查。接受调查的张姓父子说,他们买通医院专门管理医疗废物的工作人员,让这些工作人员把医疗废物存到医院暗处后,他晚上去拉。他开始用三轮车,干了一段时间后,买了两辆面包车,专门用来拉送医疗废物。他们将医疗废物生产出废塑半成品,然后送到塑料制品厂,去做各种餐具等生活用品。

      医疗废物上写着多家医院名字

      郑州市二七区环保局有关执法人员说,5月5日,他们找到了隐藏在其辖区的医疗垃圾储藏点,在现场发现数万个一次性输液瓶和不少针管等医疗垃圾,输液瓶子上直接写着医院名字。
      郑州市环保局危险废物和辐射环境监督管理中心一位工作人员称,他们从储藏点现场遗留的医疗垃圾看,郑州有多家大医院涉及此案。
     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,医疗废物、垃圾所含的病菌是普通生活垃圾的几十倍甚至上千倍,又是各种疾病的传染源。他们将配合有关部门对这些医疗垃圾的来源进行查处,并调查这些医疗垃圾的流向。
      那么,这些医疗垃圾是如何回流到社会上的呢?
      郑州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一位负责人说,他们共有9辆医疗废物转运车,一天跑两趟,负责运输郑州8县1区200多家大医院,以及800余家小诊所产生的医疗废物。按季节不同,一般每天运回12吨至15吨医疗废物,他们每天最多可处理18吨医疗废物。
     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,医疗废物转运车每天按照固定路线前往各医院收集医疗废物。他们的运输人员到达医院后,直接到医疗废物暂存点和医院交接,将由医院封存好的医疗废物装运到车上运回。医疗废物运输到郑州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后,运输人员和生产人员交接,将医疗废物直接放入暂存间,随后进行焚烧。
      “从装运到焚烧,整个医疗废物处理过程,全部由中心下属的生产中心全程监控。整个过程中,我们没有打开过装医疗垃圾的黄箱子。直至焚烧,里边装的是什么,我们都不清楚。”这位负责人说,“医院各个科室所产生的医疗垃圾,由医院专门人员收集后存放到医疗垃圾暂存点。而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只和医疗垃圾暂存点对接,运输人员到时,所有垃圾都已经装进了黄色箱子并已经过贴条密封。”
      “现在很多医院后勤社会化。据我们所知,郑州不少医院后勤都承包给了物业公司。医疗垃圾的收集、分包大多都交给物业公司来做,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什么问题,我们是不清楚的。医院如果不能很好地规范、管理物业公司,很容易出问题。对这方面的监管,有缺陷。”在这位负责人看来,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和医院签订接收合同,医院和物业公司签订服务合同,这中间已经脱节了。
      郑州市卫生局一位副局长则表示,医院不会交给物业公司人员负责医疗废物的,物业公司只负责医院的保洁任务。医院一般是让后勤科管理此事。但记者采访时发现,郑州市医院负责医疗废物的,多是临时工。
      这位副局长解释说,有的医院是找临时工负责此事,而有的则让医院正式人员负责,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从事这项工作的。这些临时工多是在医院工作了一二十年,比如以前在医院太平间工作,现在负责医疗废物工作。
      这位副局长明确表示,郑州市卫生局会严格清查此事,不会偏袒某家医院,一旦收集到医院内部有人员私自倒卖医疗废物的证据,将立即开除。
      据了解,5月6日,郑州市卫生局召集各大医院负责人开会,通报医疗废物泄漏事件的有关问题,并专门成立调查组,深入郑州各大医院,寻找医疗废物流失原因。

      三大尴尬造成现实恶象

      “医疗垃圾处理的监管人员配置少、监管力度不够,导致在医疗垃圾处理的监管上存在很大漏洞,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”据郑州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有关人士介绍,“如果一些医院或诊所不严格遵守《医疗废物管理条例》的规定,非法把医用废弃物卖给非法处理点赚钱,存在极大隐患,这些未经消毒的输液瓶等废弃医用品一旦被制成食用器皿,就具有相当大的食品卫生安全隐患。”
      这位执法人员认为,医疗废物、垃圾之所以回流社会,主要是三个方面的问题。
      一是对医疗废物的危害特性认识不足。根据卫生部卫办医发(2005)292号文件的有关规定,使用后的输液瓶(袋),未被病人血液、体液、排泄物污染的,不属于医疗废物,不必按照医疗废物进行管理,但这类废物回收利用时不能用于原用途,用于其他用途时应符合不危害人体健康的原则。“有不少医院以这样的规定为借口,搪塞在医疗垃圾管理上的漏洞。”
      二是医疗废物管理的法规标准不健全。尽管已经出台了一系列与医疗废物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及标准,但这些法规标准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针对性不强、可操作性不高、尤其是缺少限制性条文等问题,长期以来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和落实。
      三是医疗废物管理机制有待完善。医疗废物管理是一项系统工程,需要相关的法规制定者、实施者和监督者的协调配合。目前,涉及医疗废物管理的有卫生防疫、城市环境卫生和环境保护等部门,政出多头,责权不清,极有可能造成监管力度不够。另外,法规、标准的制定环节与实施环节严重脱钩,也直接影响法规标准的可操作性。
      5月7日上午,记者从接处警的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了解到,公安机关将几名涉案人员控制后,经调查,被控制的人员够不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的处罚条件,已被依法解除控制。

      卫生主管部门有难言之隐

      “医院人员庞杂,怎样有效地管理医疗垃圾,减少污染和交叉感染,这让很多医院感到头疼。”郑州市一家医院的负责人对记者说。
      “从医疗垃圾处理的基本流程不难看出,医疗垃圾由生成到外送至少要经过3次交接,从护士到运输工人再到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。如果采用书面交接,非常繁琐,而且交接地点分散,无法对医疗垃圾的整个流程进行追踪,更无法追踪具体某一袋的医疗垃圾。垃圾分拣、统计和称重,完全靠人工完成的话,耗时耗力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      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似乎也有难言之隐。郑州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说:“《医疗废物管理条例》中规定,‘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,对医疗废物收集、运送、贮存、处置活动中的疾病防治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。’这说明,卫生部门只对辖区医疗机构在医疗垃圾流程中负责疾病预防、防止疾病传播的监督、检查职能,并无处罚权。”
      不少人士认为,环保、卫生部门还须通力合作、齐抓共管,采取长效措施,从源头上彻底堵塞医疗垃圾流失的漏洞。
      也有人士建议,要通过加强法制建设,规范管理制度,促使医疗机构对医疗废物的管理高度重视,真正做到有法可依,违法必究。
      法制日报2009年5月8日第六版

    郑州多家医院医疗垃圾倒卖后制成生活用品
      中广网郑州5月8日消息 (记者丁晓兵 赵飞) 医疗垃圾因为携带病原微生物具有引发感染性疾病传播的危险,在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》中被列为头号危险废物。为杜绝医疗垃圾危害人民生命健康,国家明令禁止医疗垃圾回流社会。然而河南省郑州市民张先生经过近三个月的跟踪调查发现,郑州市多家医院的医疗垃圾被违规倒卖给社会收购人员,这些医疗垃圾经粉碎后被制成生活用品,对市民的身体健康构成了潜在威胁。

      医疗垃圾变身一次性生活用品

      近日,河南省郑州市有关部门根据市民张先生举报,在郑州市黄冈寺北新村一处民居和二七区齐礼阎乡刘寨村一处厂房,查获大量一次性针管、输液器、输液瓶等医疗垃圾,让很多市民感到震惊。更让市民难以置信的是在一些输液瓶上,有很多标注有郑州市多家大型医院的名字。那么这些本该由郑州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集中处理的医疗垃圾,为什么会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,这些标注有郑州市多家大型医院名字的输液瓶又意味着什么?

      记者赶到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阎乡刘寨村的非法医疗垃圾加工点时,郑州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在收运、清理加工点的医疗垃圾。郑州市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主任范春信告诉记者:“废塑料是很好的基础化工原料,所以有人利欲熏心,就把这些东西从医院里偷偷地给弄出来,就把他粉碎做成化工原料,但是这上面带有大量的病菌和细菌,它本身消化不掉,没法把它灭活,没法把它消毒,所以这种情况下,就做成一次性的生活用品,又流向社会,给广大群众的生活造成很大的损害。”

      郑州很多医院有有私自倒卖医疗废弃物现象

      那么这些被国家明令禁止流向社会的医疗垃圾,到底是通过怎样的途径从医院外流的呢?

      郑州市民张先生是个有心人,今年1月中旬,他到郑州一家医院看望病人时,发现有人从医院的医疗废弃物存放点往外运医疗垃圾。打这以后,平常工作不是太忙的他只要有时间,就到这家医院医疗废弃物临时存放点的门口盯守,想看看这些医疗垃圾运到哪儿。他回忆说:“去郑州市中医院看个病号,有个面包车它鬼鬼祟祟,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,我就跟住了。每天都有这个面包车,车号:豫A07c50,车开得特别快。运到刘寨村。当时是拉针管的。我盯了三个月。”

      张先生的发现让人吃惊。因为他盯守的医院是郑州市中医院, 这是一家“三级甲等中医院”、“全国示范中医院”,按理说不应该出现医疗垃圾非法外流的情况。

      然而张先生却告诉记者,经过一个多月的跟踪,他发现,从郑州市中医院转移出去的医疗废弃物主要由一辆车牌号为:豫A07C50的面包车来完成,而另一辆车牌号为豫AE3920的面包车也参与过。

      不仅如此,张先生介绍说,此后他扩大了跟踪范围,通过三个多月的跟踪调查,他发现郑州市很多医院存在私自倒卖医疗废弃物的现象,而这几辆面包车只是负责专门运输的,目的地是黄岗寺新村一民房。在这个民房里,有老两口专一负责把这些垃圾重新整理。他告诉记者:“总共两个地方,实际上先到黄冈寺,到刘寨村打成颗粒。送给加工厂。”

      张先生说,刘寨村的废品站会把塑料类的医疗垃圾粉碎,卖给塑料制品厂,制成一次性塑料水杯等生活日用品。

      郑州市有关部门介入调查

      5月3日夜,郑州市公安局三官庙派出所接到张先生的报警后,半路截获刚从郑州市中医院收运医疗垃圾出来的张某驾驶的面包车。据介绍,查获的面包车内装有六大包医疗垃圾,其中有大量输液管等国家明令禁止回流社会的医疗废物。

      在郑州市黄冈寺北新村,附近居民证实,租住在这里的这户人家收购、贩卖医疗废弃物至少有半年时间了:

      记者:您知不知道医疗垃圾?以前看到过有车运送这种东西过来?

      村民:见到过。

      记者:什么时候看见?

      村民:去年年底就有了。

      据了解,目前,郑州市环保局和二七区环保局已经介入“医疗垃圾”调查。郑州市卫生局专门成立了调查组,调查医疗废物泄漏的原因。对调查的进展,中国之声、中国广播网将继续予以关注。

    名列危险废物之首 医疗垃圾隐患不可轻视

      非典使医疗垃圾成为关注的焦点。北京每天产生60吨医疗垃圾,它们将何去何从?它们是否得到了规范的处理?处置后能否保证不再发生二次污染?

      “医疗废物很危险,但它不如大气污染、水污染那样显而易见,容易被人们忽视。”清华大学固体废物和污染控制与资源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建国博士说,危险废物是指具有腐蚀性、爆炸性、易燃性、毒性、化学反应性、传染性,对人的健康和环境能造成危害的固态、半固态和液态废物。1999年,轰动全球的“比利时鸡”事件就是焚烧生活垃圾中的危险废物引起的。我国1998年1月4日颁布了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》,共列出了47类、数百种危险废物。其中医疗垃圾名列“首害”。但是,我国医疗废物的处置存在诸多尴尬。

      据刘建国介绍,首先,为了节省成本,人们往往将医疗垃圾与生活垃圾混在一起处置,而医疗垃圾包括一次性输液器、手术切除物、用过的纱布、制药的废渣、血液等。这些废物含有大量病原微生物、寄生虫等有害物质,具有很强的生物感染性,需要进行专业隔离和特殊的焚烧处理,绝不能与普通的生活垃圾混在一起处理。

      其次,从体制上,管理多头造成了垃圾处置的无序。上世纪90年代,处理医疗垃圾实行收费。“无利可图的谁都不管,一收钱大家都抢着管。”刘建国说,医疗垃圾属于危险废物,应该由环保局负责。但很多单位将它纳入生活垃圾范畴,环卫部门要“插手”,医院的主管部门卫生局也在做。

      另外,在具体操作上,收费方式存在不合理性。我国现行垃圾收费主要有两种标准:一是按床位来收取,二是按垃圾量来收取。各个医院经营方向和效益不同,床位占有率差异很大,采取按床位收费就会导致收费不公平。如果按垃圾量收费,一些医院会为了节省医疗垃圾处理的费用,把部分医疗垃圾混进生活垃圾。刘建国认为,单纯从技术上看,第二种方式更科学,但目前国内这两种方法都在使用。

      同时,还存在着许多不法行为。有些医院并没按规定将医疗垃圾作为废物处理,而是将纱布、一次性针管等器具回收利用,或低价卖给私人,从中牟利。不法商人又使这些具有生物感染性的器具重新流入市场,主要是边远的农村市场,给社会带来极大威胁。

      “其实,除了医疗垃圾,整个危险废物处理都存在着很大隐患。”刘建国说。2001年,北京市环保局就成立了固体废物管理中心,集中力量专门处理垃圾,并设立北京市环境质量报告,对市内所有工厂每天产生、处理、排放、综合利用的危险废物量进行统计。但由于某些原因,很多企业的危险废物去向不明,无法被“登记”。

      此外,我国对危险废物的综合利用水平比较低。一些企业的“综合利用”实际上是“转嫁”危险废物,通过小商贩将化学物品低价或无偿送到附近的小企业,“出了北京城就不关北京的事了。”刘建国说,这些小企业根本无力处理工业废物,留下自己需要的东西就撒手不管了,由此引发的二次污染无法估量。

    东风伽途医疗废物转运车

    更多医疗废物转运车资料可登陆:http://www.szxgzq.com/html/ylfw/ 查询

鄂公网安备 42130202002652号